送礼求老师打孩子
2014-09-14 22:03:15   来源:宝贝幼教网   评论:0 点击:

幼儿教育网收集整理幼儿教师老师打孩子,关于老师孩子重点教学资料“送礼求老师打孩子”供您参考。本文地址:http://youerjiaoyu.shumabaobei.net/html/488.html
发现儿子的手被打肿啦,夫妇倍感欣慰:我们的孩子有救了;看来是得给老师送礼啊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人们向往文明,学校秩序逐渐恢复,教育界至今津津乐道所谓“教育的春天”。上海有老教师说起,当时有老工人到学校,对老师说:“文革你们受苦了,孩子们没有文化不行啊,我的孩子交给你们了,有问题你们只管打,打坏了我也不怪你们!”老教师感慨:“那时候,人们的思想情感多么朴实啊!”现在复述这样的事,会感到多么遥远,又显得多么不可思议!如今还有谁敢说这些话?

说到体罚,我常想起的是韩国翻译小徐说的经历。20年前去韩国访问,在三八线附近遇到特殊情况,装甲车停在路边,荷枪实弹满脸涂了油彩的突击队查过往车辆,要我们出示护照。韩国翻译小徐大声回应“中国人,教员”—韩语“教员”的发音和中国近似,士兵敬礼放行。韩人尊师力度,远甚中国。谈起家常,让我意外:小徐说,家里供奉孔子的,几代了;问起家人职业,小徐羞愧地说:“父亲总说没什么出息啊,想当教员,没考上,只能在市政府做公务员……”但他接着说:父亲如果当了教师,也会打学生的。

我国早有明文不准体罚学生,但教师侮辱学生的事时有发生。韩国直到前些年,教育界仍然存在合法的体罚,很多人不主张取消必要的教育惩诫,只是相关规定很严。我在首尔参观同德女中,看到一女生立在操场边,一旁有教师手背在后面不说话,我疑惑,怎么只有一师一生站在操场上?小徐提醒:“不要回头看,板子藏在背后呢,等参观的人走过,老师才能打。”我吓一跳,女校也打学生?小徐说,私立学校规矩多,在很多问题上也得服从国家规定,一定要犯什么级别的错误才能打;打几下,板子长度宽度厚度,重多少克,等等,都有规定;只能击打小腿后部,学生必须着厚袜受罚,不得“裸打”,击打后不能留下印痕,否则老师要被反诉。有个老朋友张凤植,首尔著名男校校长,他接替父亲当校长三十多年,最后死在任上。我向他问过体罚的事,他说:“你看我像会打学生的人么?教育教育就算了,学生小孩子,心能感动的,为什么要打呢?”他信佛,仁厚慈悲,一个好好先生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他学校招聘教师,招来一个拳击全国冠军,退役军官,此人后来当上训导主任,学生违纪,主任发火,每回动手,手脚再轻,学生也嫌重。学生告到张校长这里,他把训导主任召到校长室谈话,告诫他,以后你和学生谈话时,就把手放在背后。

顽劣的学生挨打,循规蹈矩的学生也会有飞来之祸。小徐说,他从小学读到高中,考试成绩名列前茅。男校严厉,考试结束,老师拿着成绩表到教室,全班三十人,从最末一名打起,当时没法规,他的老师爱打学生手心:把手放在桌上—下面有软垫,以防打坏骨头,这可全是经验啊。每次一般打个三五人,学生听到板子响和惨叫,老师的目的也就达到了,再说打多了也累人。小徐放学回家,晚上说起谁谁谁今天挨打啦,谁谁谁叫得惨啊。每日拜孔、做公务员的父亲有点忧虑:孩子这样骄傲,没吃过苦头,人生会遇到麻烦的啊。夫妇二人备了一份礼品,节日前去拜访老师家,行了礼,问:“我们的孩子,是不是没什么出息啦,老师都不愿意教训他一下啊……”老师很惊讶,说:“可是他一直是第一名呀!”父亲说:“我忧虑的是他会骄傲,以后经不起挫折啊!”老师说:“明白了,那就请放心吧。”期末考试,依例打了倒数三名,然后喊一声:“徐某某,上来!”小徐惊愕,结结巴巴地说:“老师弄错了吧,我是第一名、第一名。”老师拖腔拖调地说:“不错,你是第一名;可是,我们班在年级排第几名?你这个第一名在班上起什么作用了?今天打的就是你!”晚饭时,爸爸妈妈看到小徐颤抖地端着饭碗,发现儿子的手被打肿啦,夫妇倍感欣慰:我们的孩子有救了;看来是得给老师送礼啊。

小徐中文极好,说话没添油加醋,已经让我大笑不止。但他认真地问我:“老师,我一直想知道,孔子到底有没有打过他儿子?”

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人们向往文明,学校秩序逐渐恢复,教育界至今津津乐道所谓“教育的春天”。上海有老教师说起,当时有老工人到学校,对老师说:“文革你们受苦了,孩子们没有文化不行啊,我的孩子交给你们了,有问题你们只管打,打坏了我也不怪你们!”老教师感慨:“那时候,人们的思想情感多么朴实啊!”现在复述这样的事,会感到多么遥远,又显得多么不可思议!如今还有谁敢说这些话?

说到体罚,我常想起的是韩国翻译小徐说的经历。20年前去韩国访问,在三八线附近遇到特殊情况,装甲车停在路边,荷枪实弹满脸涂了油彩的突击队查过往车辆,要我们出示护照。韩国翻译小徐大声回应“中国人,教员”—韩语“教员”的发音和中国近似,士兵敬礼放行。韩人尊师力度,远甚中国。谈起家常,让我意外:小徐说,家里供奉孔子的,几代了;问起家人职业,小徐羞愧地说:“父亲总说没什么出息啊,想当教员,没考上,只能在市政府做公务员……”但他接着说:父亲如果当了教师,也会打学生的。

我国早有明文不准体罚学生,但教师侮辱学生的事时有发生。韩国直到前些年,教育界仍然存在合法的体罚,很多人不主张取消必要的教育惩诫,只是相关规定很严。我在首尔参观同德女中,看到一女生立在操场边,一旁有教师手背在后面不说话,我疑惑,怎么只有一师一生站在操场上?小徐提醒:“不要回头看,板子藏在背后呢,等参观的人走过,老师才能打。”我吓一跳,女校也打学生?小徐说,私立学校规矩多,在很多问题上也得服从国家规定,一定要犯什么级别的错误才能打;打几下,板子长度宽度厚度,重多少克,等等,都有规定;只能击打小腿后部,学生必须着厚袜受罚,不得“裸打”,击打后不能留下印痕,否则老师要被反诉。有个老朋友张凤植,首尔著名男校校长,他接替父亲当校长三十多年,最后死在任上。我向他问过体罚的事,他说:“你看我像会打学生的人么?教育教育就算了,学生小孩子,心能感动的,为什么要打呢?”他信佛,仁厚慈悲,一个好好先生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他学校招聘教师,招来一个拳击全国冠军,退役军官,此人后来当上训导主任,学生违纪,主任发火,每回动手,手脚再轻,学生也嫌重。学生告到张校长这里,他把训导主任召到校长室谈话,告诫他,以后你和学生谈话时,就把手放在背后。

顽劣的学生挨打,循规蹈矩的学生也会有飞来之祸。小徐说,他从小学读到高中,考试成绩名列前茅。男校严厉,考试结束,老师拿着成绩表到教室,全班三十人,从最末一名打起,当时没法规,他的老师爱打学生手心:把手放在桌上—下面有软垫,以防打坏骨头,这可全是经验啊。每次一般打个三五人,学生听到板子响和惨叫,老师的目的也就达到了,再说打多了也累人。小徐放学回家,晚上说起谁谁谁今天挨打啦,谁谁谁叫得惨啊。每日拜孔、做公务员的父亲有点忧虑:孩子这样骄傲,没吃过苦头,人生会遇到麻烦的啊。夫妇二人备了一份礼品,节日前去拜访老师家,行了礼,问:“我们的孩子,是不是没什么出息啦,老师都不愿意教训他一下啊……”老师很惊讶,说:“可是他一直是第一名呀!”父亲说:“我忧虑的是他会骄傲,以后经不起挫折啊!”老师说:“明白了,那就请放心吧。”期末考试,依例打了倒数三名,然后喊一声:“徐某某,上来!”小徐惊愕,结结巴巴地说:“老师弄错了吧,我是第一名、第一名。”老师拖腔拖调地说:“不错,你是第一名;可是,我们班在年级排第几名?你这个第一名在班上起什么作用了?今天打的就是你!”晚饭时,爸爸妈妈看到小徐颤抖地端着饭碗,发现儿子的手被打肿啦,夫妇倍感欣慰:我们的孩子有救了;看来是得给老师送礼啊。

小徐中文极好,说话没添油加醋,已经让我大笑不止。但他认真地问我:“老师,我一直想知道,孔子到底有没有打过他儿子?”

热门分类: 幼师个人总结 | 幼师工作计划 | 幼师演讲稿 | 幼师资格证 | 幼师招聘面试 | 幼师舞蹈 | 幼师工资收入 | 老师打孩子

上一篇:山东省聊城市一女幼儿园教师虐童视频 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